教练一个-所有人都清楚他们会看到一支强大的球队-云拓新闻网

  • 时间:

13吨包裹烧成灰

「現在所有球員的水平都差不多,除了梅西和C羅,其他人的水平越來越接近了。除了梅西和C羅,之後是內馬爾和阿扎爾,他們兩人水平就很接近,他們想要變強的心,他們對球隊的忠誠,他們對於自己工作的熱情造成了他們之間小小的區別。」

「不,已經不是了。現在我們擁有一座非常棒的球場,明年我們將會為配得上俱樂部的訓練基地揭幕。俱樂部和球隊同時在成長,球隊之前的成長過於快了,俱樂部沒能夠跟上腳步。現在通過優秀的管理,我們擁有了新球場,擁有了很好的設施,我們能夠引進勒馬爾、費利克斯。我們期待用21歲、22歲的球員建造球隊,讓希門尼斯、科克這代人成為新的格列茲曼、奧布拉克。因為當奧布拉克加盟時,他可不是現在的他,他那時還不是世界上最好的門將。當格里茲曼加盟時,他不是前鋒,他是左邊路球員,當我讓他踢影鋒時,人們曾告訴我:『他來這裡是踢邊的』。他怎麼就是來踢邊的了,我這麼和他們說,如果他身材不高大、速度快,頭球、中距離遠射、撕扯防線都這麼出色…他怎麼就是來邊路的!」

「情緒和身體素質以及戰術一樣重要,對於教練來說,情緒是最難管理的,因為所有球員都是重要的,所有人都想要上場比賽,所有人都有自我,從你的角度出發,為了不偏離自己的目標,你需要將所有這些情緒組合在一起。那怎麼做才能將他們團結在一起?贏球,你永遠不會看見一支輸球的球隊一起去吃飯。贏球的球隊才會聚餐,輸球的時候他們也可以聚餐,但是那是為了再次取勝。但是如果他們又輸了,那就不會再團結在一起了。我們聚到一起就是為了再次輸球?不,這樣一來誰都不會再想團結在一起的。」

「踢得非常不錯,我看到了技術,看到了能力,唯一的區別就是身體方面,這個區別是永遠都會存在的。但是從能力和技術方面來看,我看到了很美妙的細節,隨着時間,我們會是世界盃的常客的,她們擁有天賦,擁有創造力。」

請完成造句,我們阿根廷都是「我們阿根廷人有的是能力,但是我們不懂得怎麼團結在一起踢球。你到全世界去找,你會發現出色的藝術家、科學家和運動員。你能夠去你喜歡的領域里尋找,你總是能夠找到一位亮眼的阿根廷人。但是很顯然的一點是,也是一直讓我們吃力的一點,在近十年時間里讓我們特別吃力的一點,就是組建一個團隊。」

「我們擁有一個非常明確的風格,而且也在一些球隊里施展出來了,在拉普拉塔大學生我們就做得不錯,這是因為球員們的特點,也因為那是一支歷史悠久的俱樂部,他們對於比賽的理解與我們很接近。還有這支馬競。我認為球隊的本質是要受到所有人的認可,從一個小夥子、一位俱樂部的員工或者一個老人,所有人都清楚他們會看到一支強大的球隊。這份本質需要被塑造,也需要小心照顧,這與比賽表現沒有任何關係。即便有最好的球員,那我們也不能改變這一本質,但是我們可以通過這些球員加強。」

「我認為斯卡羅尼或者其他擔任國家隊主帥的人應該擁有一個全球性的視野,應該停止一切培養的計劃,為什麼?因為那些17、18歲的球員將來就是要進國家隊的,他們如果真的很出色的話那在20歲時就會出國踢球了,這是事實,但是當你徵召他們進國家隊時你會再次看到他們的。教練的工作就是對他們保持關注,雖然說這些小夥子之前也有梯級國家隊的教練,但是國家隊主帥必須重視,必須關注所有人。」

對於一位教練來說,向外界傳達出一個標誌信號應該是最艱難的,如果有人看你球隊比賽,但是他並不清楚是你的球隊,他會察覺出來嗎?

「我確定是如此,因為在阿根廷教練工作更加艱難,球員能力更低,逆境會使得教練變得更好。至於球員,在水平較低的地方踢球他就會發現自己處於劣勢,他會發現其他隊友都不在同一個節奏上。」

是我們抵制合作?「我不知道這是否是合適的詞。我們看不到其他人的任何事情,我們就只關注自己內部,我們都是這樣,我也是阿根廷人,可能我也是如此。我不會把自己排除出去,在我的工作團隊里,雖然最終是我做決定,但是我會儘力去做到開放,會給所有人位置。我一直都是儘力讓我們成為一個工作的團隊,我們也一起工作13年了。而你在足球世界里看到的東西,我認為就是反應了我們的社會面貌。一些年前在歐洲有人問我,他們說他們無法解釋為什麼我們做不到,他們是指阿根廷這個國家,我們是很有潛力的。對此的解釋是這樣的:因為個人來看我們都是很有天賦、創造力、強硬、勇敢的,但是我們並沒有將身旁的人看作是自己的兄弟。」

取勝是能夠教導出來的嗎?勝者的心態是能夠訓練出來的嗎?

「不,取勝是依靠準備獲得的。好吧,我不知道取勝是不是合適的那個詞。球隊備戰是為了上場競爭的,我們會儘力培養球員,現在我們在馬競正在經歷更型換代,我們之前也是依靠希門尼斯、薩烏爾、科克、托馬斯這些小夥子來處理此事,他們是我們面對不可避免的更新換代時的辦法。希望他們能夠展現之前他們的隊友向他們展示的一切。現在他們將要承擔起領袖的責任。這次已經不只是站在大哥身邊了,現在該是他們領航了,這個倒是可以準備的。」

在布爾戈斯離開你的那天到來之後,你覺得他會成為怎樣一名主帥?

你是競技隊球迷,等了31年才看見他們奪冠,不過他們現在狀況不錯

這份工作非常消耗精力?「這是一個選擇,我喜歡與想要學習的年輕球員建立這樣的聯繫。我喜歡那些叛逆的、最不好商量的球員,因為為了讓他們在生活中成長,改變他們腦中想法是一項挑戰。因為在場上你的行為也和在生活當中是一樣的:自私和大方的人在場內外都是一樣的。如果你是願意合作的人,那在生活中也是一樣的。有些球員隨着時間過去他會來和你說:『謝謝,因為這不僅僅是對我球員生活的幫助,也影響了我的生活』。保持忠誠、付出一切、尊重他人,這些就是你需要保持的品質。所以領導他們的人必須得真誠,必須得理解你不是永遠都有理的。」

8月4日訊 在接受《民族報》的採訪時,馬競主帥西蒙尼表示:「我們阿根廷人個個有天賦,各領域都閃耀,就是不懂得團隊工作。」

你總是談論管理情緒的重要性,這可能就是輸贏之間的區別嗎?

阿根廷籃球隊否認你這樣的說法「確實是!他們是非常優秀的例外。他們很顯然是一個團隊,甚至超越了一個團隊。我們聊回足球,加拉爾多的河床,儘管有更新換代,儘管有人員變化,但是他們保持住了球隊風格,維持住了作為球隊的特點。他們有個老大,全隊都是朝着一個方向努力,之後可能冠軍獎盃贏得多了或者少了,但是你會看見他們在找尋自己的目標時是不會讓步的,這使得他們再次成為了南美最好的球隊之一。」

(編輯:姚凡)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他們想法,我不會去考慮別人怎麼看我,在面對我的球員們時,當我需要進行一次談話時,我會儘力做到真誠、透明、激情,我會儘力向他們傳達我的感受。」

在技術特點、戰術能力和身體素質之中,你將情緒放在哪一塊?

「我們必須得現實點。現在是更新換代的時刻,隊內很重要的領袖離隊了,而且我說的是球隊的領袖,不是陣容,意思就是那些每周日上場的球員離開了,我們需要重新建隊,為了做到這一點,我們現在需要做的就是專註在每一天。確實,我們一直都是這麼工作的,但是也許隨着時間這個理念在之前慢慢地消失了,現在我們需要重新遵循自己的哲學。現在就提前說我們要爭奪下個冠軍還太過於着急了。」

「這是高層的努力,他們給了俱樂部穩定,這超越了輸贏,因為你也不可能總是獲勝的。基於他們給我說的,因為我去問過了,米利托現在做得非常好,很有熱情的教練加盟了球隊,也都在正確的時刻離開了,我這話什麼意思?我說的就是離隊時沒有鬧得很難看。科卡就是例子,他是球隊獲勝后離開的,然後又回來了,之後又再次離開了。我想說的是重要人員是以何種方式離開這傢俱樂部的,這說明了這傢俱樂部的成熟。當一傢俱樂部處於一個像攪拌機一樣的狀態時,所有人都會吵起來的,這說明了這傢俱樂部沒有穩定性。但是馬競為戈丁舉辦了告別儀式,也為托雷斯辦了,這說明了這傢俱樂部的堅強,說明它正在成長。這意義超過了俱樂部是否贊同球員離隊的想法,競技隊現在就正在走同樣的路。」

「因為他沒有效力那麼長時間,他的離去在競技層面上看意義重大,其他人則是另一方面,他們已在馬競球迷心中刻上印記。格列茲曼五年時間里的數據是非常出色的,他在五年時間里擠進了俱樂部歷史射手榜前五位。當他來找我談他要離隊時,我其實就已經感覺到了。我認為他是在找尋最合適的時刻,這是為了繼續變強,他很年輕,很有天賦,是一個非常不錯的小夥子,我很喜歡。想要繼續保持這種感情的最好辦法就是尊重,我知道其他人也有需求,只要他們的需求不會破壞我的需求,那就很好,如果他留下但是他破壞了我的需求,那也許我們就無法做朋友了。」

「是的,是的,我都看。阿根廷教練有了巨大的成長,在阿根廷執教是很難的,因為聯賽中主要的焦點是那些從外面回來的球星,中期的那一代已經不在了。這很複雜,海因茨和其他你提到的教練都做得非常好。我察覺到了他們在提供不同的東西,他們在尋找不同的東西:有組織的突破、在特定區域施壓、丟球后的逼搶,這是看得到的,我察覺到了。當然那些最受歡迎的人我更加關注,我覺得他們很好,對於阿根廷教練,當他們登陸歐洲時,他們都是很有可能成功的。」

「這個東西你有就是有,這個學不來的。感受對於教練來說是非常重要的一點。因為你需要這樣的直覺去了解球員的需要。」

你強調直覺是你的特點之一,為什麼?

他給了你多少幫助?「他能力很強,能夠像他這樣陪伴我多年是不簡單的,你得清楚自己的位置,他非常清楚。他和尼爾森-維瓦斯都是如此,尼爾森已經執教過了,布爾戈斯也正走在成為主帥的路上。」

自私的人,我們只是想着拯救自己「有很多詞語能夠定義這個不與任何人分享任何事情的情況。事實向你證明了我們每個人都很出色,我再說一次,再來一遍:電影、體育、科學、醫學,你單獨去與他們每個人交流,他們都能夠讓你非常激動,但是當你組建一個團隊時…那是不可能做到的。」

聊聊馬競,戈丁、胡安弗蘭、菲利佩-路易斯、盧卡斯、羅德里、格列茲曼都走了,馬競還能繼續是那支你口中的「讓人難受」的球隊嗎?

教練必須得回應和遵守俱樂部的本質?

比起阿根廷球員,阿根廷教練更容易融入歐洲足球?

你關注阿根廷足球,關注河床、博卡、競技,之前也關注過海因策的薩斯菲爾德和貝卡切切的防衛者嗎?

那之前是誰讓你發火呢?「比拉爾多之前是一位強度很高的教練,他不允許你有一絲鬆懈。以教練的特點為基礎,我們會儘力創造這樣的隊內競爭氛圍。如果你在內部競爭中表現很好,那你就能以更好的狀態與其他球隊競爭。」

當你與商人或者政客一起交流時,你覺得他們是希望聽見你說些什麼?

你怎麼看阿根廷女足的現象?「非常美妙,這是巨大的成長,這給了她們發展的機會,她們之前多年都是難以獲得地位的。」

如何準備?「通過訓練的方式,這是沒得商量的。因為很顯然,能夠讓你好好競爭的方式就是你訓練的方式。這不是指在訓練里如何,而是指你希望在訓練中強化技術、戰術和身體的願望。教練在這方面的堅持,不給球員鬆懈空間的堅持,這會讓球員們發火,但是隨着時間他們會得到成長。」

考慮到你們隊內的一些球員,現在你們已經不是「鄉下的球隊」了

怎麼看待VAR?「我喜歡,我們會慢慢適應的,它必須得是提供給幫助的,毫無疑問這將在裁判們無法控制時提供幫助。處理VAR的必須得是前裁判才行,他們不能是還在場上吹罰的人,因為這可能會出現『我沒反駁你,你也別來反駁我』的情況,所以最好還是找已經不執法比賽的裁判。VAR是否有幫助?有,對強隊影響大還是對弱隊影響大?對強隊,因為之前當你去皇馬、巴薩或者馬競的主場時,對手球員在禁區內摔倒是什麼都不會發生的,現在至少他們必須得重新看視頻了。如果沒有點球,好吧那我們就知道是他們不想給你點球了。我們所有人都會去說裁判看見了,VAR看見了,所有人都看見了那就是個點球。」

「當我們教練來到俱樂部時,我們需要去理解它的歷史。如果我們不能理解,那我們這段旅程將會是糟糕的。如果我沒有感受到俱樂部的本質,我就不會去執教那支球隊。從我接受執教的那一刻起,最正確也是最好的一點就是問問自己:「這傢俱樂部的歷史是怎樣的?」。然後逐漸將自己的風格塑造至匹配這傢俱樂部的歷史,同時還要忠於自己。阿賈克斯擁有風格確定的足校,巴薩也有,尤文也有,馬競也有,皇馬沒有。因為他們選擇相信球員天賦。同時還有正在創造這種自我風格學校的俱樂部,比如瓜迪奧拉的曼城,他們俱樂部沒有那樣的歷史,但是確實正在慢慢按照瓜迪奧拉標記的道路走。也許十年之後我們會說:『曼城踢得是一種確切的風格』。這還要看看后瓜迪奧拉時代是否會有人來改變他現在做的一切。但是很顯然了解俱樂部歷史是很重要的,球迷需要看到讓他們感覺親切的東西,對於球員來說,當俱樂部擁有確切的歷史風格時,那想要完成俱樂部的要求就更簡單一些。」

當你看她們踢球時,你的評價是怎樣的?

「他正在成為主帥的過程中,我們已經一起工作快8年了,我們沒有聊過這事,他離開的時刻已經越來越近了,他很期待走自己的路。」

如果有一天,阿根廷足協請你對阿根廷足球提供建議,你會怎麼回復?

你提到了托雷斯、戈丁,為什麼沒說格列茲曼?

今日关键词:第一剪傅正义逝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