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系金融-支付清算机构在数字货币发行中的作用-旅游资讯网

  • 时间:

尖叫之夜节目单

支付清算機構在這當中又扮演什麼樣的角色?邵伏軍分析了兩種情況。

這種情況下也有兩種情況。一個,現在央行、商業銀行雙層投放體系下,這個區塊鏈覆蓋數字貨幣的發行以及流通的全過程,也就是說雙重體系下區塊鏈將登記區塊鏈的發行信息、流通信息對最終使用者,數字貨幣交易的還是點對點的交易過程,最終使用者,發出數字貨幣交易請求之後,直接由區塊鏈當中的區塊鏈網絡相關的節點進行交易驗證以及交易記錄,整個交易的轉結是由區塊鏈網絡協議直接完成。這個裡面摒棄支付清算機構支付,這種情形下轉結支付機構也被邊緣化。

另一方面,它確實也面臨一些困難和問題,要不然到現在怎麼沒看到廣泛使用起作用的實際的方案。從法定數字貨幣發展來看,第一,它的技術實現難度也還有一些問題。法定數字貨幣在理論上存在很多的優勢,剛才已經講了。但是受制於當前技術水平,確實還難以實現對海量的貨幣實時數據採集、監控和分析,也難以開展高效精準的可編程的操作。

從貨幣最基礎的支付功能來看,通過運用法定的數字貨幣,可以使法定貨幣的流通的網絡極大的扁平化,實現支付系統底層全面的互聯互通,大幅度的減少兌換的環節,提高跨境資金的流動性,解決傳統的跨境匯兌在鏈條長、到賬慢、效率低等等方面的問題,這是我想講的它的優勢和作用。

第一是提升對貨幣運行監控的效率,豐富貨幣政策的手段。現在的貨幣發行方式,因為發行以後對貨幣流通缺少有效的實時的監控手段,基本是通過統計和估算。央行數字貨幣發行將使貨幣創造、計賬、流動等數據實時採集成為可能,並在數據脫敏以後,通過大數據等等技術手段進行深入分析,為貨幣的投放,為貨幣政策的制定與實施提供有益的參考,並且為經濟調控提供有益的手段。同時,央行數字貨幣也能夠有效地在反洗錢、反恐融資方面提供一些幫助。

第二個方面的作用,確實是有利於提升交易流程的智能化的水平。法定數字貨幣不僅僅是貨幣數字化,它還能夠通過與智能技術的結合,通過智能合約的設計,較好解決交易雙方信任問題,信息流與資金流同步的問題,這個優勢能夠大幅度簡化傳統金融機構間比較複雜的交易流程。

第二,技術管控的風險。區塊鏈這些技術,除了在高頻交易處理與快速響應的效力方面,這些瓶頸以外,商業數字貨幣涉及億萬客戶信息,涉及到客戶隱私泄露,安全信息。同時,商業貨幣的匿名性對反洗錢反恐融資監管方面提出挑戰。

基於國家貨幣論的角度來看,未來數字貨幣的發展,我們的希望也有可能最大的可能性還是基於國家信用的央行發行的法定數字貨幣。當然,法定數字貨幣也還在研究當中,它的形式和方案也有很多。但是從作用來說,應該說還是會產生很大的積極影響。

以下為演講全文:謝謝大家。剛才海明秘書長說了,數字貨幣今年尤其火熱,文章很多,觀點也很多。我記得大概是2015年左右,人民銀行周行長在我們9層會議室開了一個會,提出要研究數字貨幣。那時候我在辦公廳當主任,我們大家都覺得很吃驚,數字貨幣是什麼?覺得很新奇,對大家震動很大。現在數字貨幣的文章也好,觀點也好,研究很多。說實話到現在我也沒看到真正的數字貨幣。數字貨幣到底是一個什麼東西,每個人想法不一樣。我們對數字貨幣,包括銀聯對數字貨幣也有一些研究。我個人研究非常膚淺,所以今天在這兒屬於是拋磚引玉,引起大家的討論。

澎湃新聞記者 蔣夢瑩中國銀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邵伏軍發問,銀聯作為一個支付清算機構,真正關心的是數字貨幣出現以後,數字貨幣得到大量運用,支付清算機構還能否存在?支付清算機構在當中又是怎樣的角色?

第三,基礎準備方面也有一些困難。從頂層設計來看,法定數字貨幣將對各類金融業務、金融服務的底層運作邏輯產生深刻而巨大的影響。它在金融體系的全面應用基礎準備目前來說還是嚴重不足。既缺乏相應的底層運作規範,也缺乏對相應的監管機制。比如說是不是匿名,是不是計息等等這些基礎問題確實還在探討當中。這是從這個法定的數字貨幣的角度來看。從商業數字貨幣角度來看也有一些問題。目前看到的商業數字貨幣的這些方案,從根本上來說,目前的這些方案依舊是代幣,難以真正作為貨幣存在,它也存在一些困難和問題。

另外,雙重投放體系中,代理髮行機構,它發行數字貨幣是有自己的標識,工行發行有工行的標識,農行有農行的標識,支付清算機構對現有的網絡進行一個改造來支持數字貨幣的轉結清算,通過央行繳準備金獲得數字貨幣的發行量,發行的數字貨幣成為代理投放機構的負債,各個代理髮放機構就需要對這些數字貨幣有一個標識。就相當於發行港幣,中行相應的有標識,同時監控數字貨幣流通情況。這種情況還稍微好一點,類似於現有的銀行賬戶體系當中,多了一個數字貨幣的賬戶。雙重投放體系,就需要建立一個連接各家銀行數字貨幣支付轉結的區塊鏈網絡,這個時候數字貨幣賬戶發生跨行交易,支付清算機構就可以對發行機構最終使用者結算金額進行記錄,這個時候轉結清算機構能夠發揮作用,在裏面能夠找到角色。

第三個討論的問題,支付清算機構在數字貨幣發行中的作用。銀聯作為一個支付清算機構,我們真正關心數字貨幣出現以後,數字貨幣得到大量運用,支付清算機構還在不在?支付清算機構在裏面是什麼樣的角色?說實話這是對我們最大的挑戰,也是我們最關注的問題。從商業數字貨幣角度來看,以Libra為例,機構或者用戶註冊以後,它會分配一個全球通用的一個加密的用戶賬號,一個賬戶。通過利用Libra code進行不同地方貨幣轉移,實現點對點的交易。這個交易過程,採取分佈式計賬,有Libra系統驗證者、存儲更新賬本,優化交易流程,簡化對賬,但是整個交易下來對轉結清算機構是顛覆性的變革,我們目前看不到商業銀行,看不到商業銀行的賬戶,看不到轉結清算機構在其中是什麼作用,也有可能就沒了。從法定數字貨幣這個角度來看,是不是也要考慮這個問題,與現有電子支付體系怎麼銜接?目前根據我的了解,人民銀行數字貨幣研究所也好或者相關的機構提出的方案,央行提出來的由央行頂層設計,構建人民銀行、商業銀行這麼一個雙重的投放的體系,這個體系稍微好一點。央行負責對整個系統進行監管,並且制定數字貨幣的發行和流通政策。保證系統安全性、穩健性和風險可控性,有央行授權,若干代理髮行機構,比如商業銀行與央行基於區塊鏈共建一個實時的計算系統,通過商業銀行向央行繳存準備金獲得數字貨幣發行權,從而把數字貨幣推向市場流通。

第三,產融結合和壟斷的風險。大型科技平台型的發展,不斷擴展它的業務範圍,在提高效率的同時,也導致出現新的產融結合,出現壟斷。

我們國家已經建立了一個大小額、超級網銀等等覆蓋全境外資金結算清算系統,移動網絡發展也很快。從我們這個角度來講,我們建議數字貨幣的建設還是要高度重視發揮現有的支付清算機構的作用。謝謝大家!

第四,貨幣政策與外匯管理的風險問題。商業數字貨幣出現以後,一旦它的運行它的跨國運營影響各國法定貨幣的流動性,影響非儲備貨幣國家的貨幣主權問題,也有可能導致弱勢國家資金流失,反洗錢等等措施失效。貨幣政策失靈,對貨幣政策和貨幣運行體系帶來的影響和風險也是很大的。

第一個,數字貨幣發展的內在價值到底是什麼。這個問題大家可能覺得很簡單。貨幣形態的演進是不斷的創新過程,我們都是學過貨幣銀行學的,回顧一下貨幣的發展的歷史,作為一般等價物,最開始無論是貝殼還是後來的貴金屬、金屬幣還是中國出現的交子、銀票等等,每一種貨幣形態的出現和發展,都是基於當時歷史條件下的創新。而且這個貨幣的功能也在進一步的完善,進一步的豐富。

商業機構主導的加密數字貨幣,比如說前兩年炒得很熱的比特幣,最後也沒有成為通行的貨幣。因為它的價格不斷波動,大家普遍認為它是一個數字資產,或者是一個數字商品。

這段時間,Libra引起高度關注。一方面數字經濟壟斷性的科技公司和龐大網絡優勢產生協調效應。大家認為,這會對現有的金融體系的運行和監管提出新的挑戰,從而引起各方關注。另一方面,也是因為它的目標打造超主權的貨幣,並且設計了錨定一攬子貨幣作為基礎,是一個穩定幣的方案。它在增強信用穩定幣制等方面進行新的嘗試,目前為止也有很多細節還不太清晰。應用場景,目前依然是聚焦在跨境支付這一塊。所以未來發展怎麼樣,前景怎麼樣,確實還有待進一步的觀察。

當前,我們討論數字貨幣確實還是需要認真思考,從這個本質出發,以及數字技術給貨幣帶來的創新價值在什麼地方。按照經典的理論,支付手段、儲值工具、計賬單位是貨幣三大功能,數字貨幣怎麼實現這三大基本功能。我覺得這是一個非常複雜也是一個有趣的問題,值得不斷研究和探討。

第二,國際間協調的難度也是一個問題。各國的貨幣政策、匯率政策協同,在現在匯率形勢下就是一個難題。法定數字貨幣運用以後,協調的難度會更大。正如各國支付市場的監管,各國差異很大,各國研究數字貨幣的出發點和目標也大不相同。目前有的國家是支持的,有的是觀望的,有的就是明確禁止的。

第三方面,切實提升支付特別是跨境支付的效率,建立開放的支付環境。

8月10日,在第三屆中國金融四十人伊春論壇上,邵伏軍坦言,數字貨幣的出現是對銀聯最大的挑戰,也是銀聯最關注的問題。從商業數字貨幣角度來看,以臉書的Libra(天秤幣)計劃為例,機構或者用戶註冊以後,它會分配一個全球通用的一個加密的用戶賬號,一個賬戶。通過利用Libra code進行不同地方貨幣轉移,實現點對點的交易。這個交易過程,採取分佈式計賬,有Libra系統驗證者、存儲更新賬本,優化交易流程,簡化對賬,整個交易下來對轉結清算機構是顛覆性的變革,看不到商業銀行和轉結清算機構在這其中是什麼作用。

一個是信任的問題。價值穩定是貨幣被接受並普遍流通的前提。目前商業數字貨幣的發行主體,如果作為商業聯盟,發幣的原則和基礎都是商業信任,缺少穩定透明的運行機制,是不是存在超發,是不是存在不足值的發行,本身兌付的流動性怎麼樣,儲備資金是不是挪用,這些問題確實還是一個疑問,也存在一些風險。

首先,在央行、商業銀行雙層投放體系下,這個區塊鏈覆蓋數字貨幣的發行以及流通的全過程。整個交易的轉結是由區塊鏈網絡協議直接完成。如此,支付清算機構會被擯棄,這種情形下的轉結支付機構也將被邊緣化。

第二種情況,雙重投放體系中,代理髮行機構發行數字貨幣是有自己的標識,支付清算機構可對現有的網絡進行改造來支持數字貨幣的轉結清算,通過向央行繳納準備金獲得數字貨幣的發行量,發行的數字貨幣成為代理投放機構的負債,各個代理髮放機構需要對這些數字貨幣有標識,同時監控數字貨幣流通情況。類似於在現有的銀行賬戶體系當中,多了一個數字貨幣的賬戶。雙重投放體系,就需要建立一個連接各家銀行數字貨幣支付轉結的區塊鏈網絡,這個時候數字貨幣賬戶發生跨行交易,支付清算機構就可以對發行機構最終使用者結算金額進行記錄。這個時候轉結清算機構能夠發揮作用,在裏面能夠找到角色。

從法定數字貨幣的角度來看,是否需要考慮,與現有電子支付體系如何銜接?中國人民銀行提出來的方案是由央行頂層設計,構建人民銀行和商業銀行這樣一個雙重的投放體系,央行負責對整個系統進行監管,並且制定數字貨幣的發行和流通政策。保證系統安全性、穩健性和風險可控性,有央行授權,若干代理髮行機構,比如商業銀行與央行基於區塊鏈共建一個實時的計算系統,通過商業銀行向央行繳存準備金獲得數字貨幣發行權,從而把數字貨幣推向市場流通。

今日关键词:史玉柱吃脑白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