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机构-在某电商平台购买了“犬用六联高免血清疫苗的张先生称-伊春新闻

  • 时间:

首家临终关怀医院

在加強人用疫苗監管的同時,動物疫苗的監管同樣不容忽視。尤其,如果寵物狗使用不合標準的血清而致病,病狗則有很大概率會危及飼養者及周邊人的安全,也因此,動物疫苗的安全性,與人類密切相關。

"長春遠東生物工程研究所、成都遠星生物研究所研製』,看上去高大上的倆機構,要麼早在十幾年前就註銷了,要麼被吊銷了營業執照!」在某電商平台購買了「犬用六聯高免血清疫苗」的張先生稱,他發現該店鋪的另一款犬類疫苗,已銷售500餘件。

日軍細菌部隊舊址「詐屍」夏季高溫炎熱,犬類難熬,也被認為是犬病高發時段。近日,北京市民張先生養的柯基犬精神萎靡,詢問一圈狗友后,大家建議他給狗打一針「高免血清」。因工作繁忙,張先生便在某電商平台「博瑞動保」商家,網購一盒「犬用六聯高免血清」。

「幽靈機構」陰影持續存在2018年,一篇「疫苗之王」的自媒體文章,促進了史上最嚴疫苗管理法的出台。2019年6月29日,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一次會議表決通過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疫苗管理法》,將於2019年12月1日開始施行。

地址虛假之外,該疫苗在瓶子上顯示的批號,也很蹊蹺。小藥瓶標籤邊緣寫有:生科管(獸)字201號。這一批號在查詢下並無結果。實際上,獸用血清生產批准文號的標識應為:獸葯(生)字。

據報道,100細菌部隊雖然沒有731部隊知名,但實際該部在侵華期間所從事的活動,與731類似,且在長春市區留下多箇舊址。

「盒上寫的該產品是由『長春遠東生物工程研究所 成都遠星生物研究所研製』,但是,我登錄天眼查一查,嚯,兩家看上去高大上的機構,要麼早在十幾年前註銷,要麼被吊銷了營業執照!」張先生質疑,兩家早已作古的機構,何以在某電商平台上詐屍?

7月16日,消費者楊傑在「聚投訴」平台講述了自己舉報某電商平台商家銷售假冒犬用疫苗的經歷。他稱,5月31日,他在某電商平台購買「長春遠東生物犬用疫苗」,后發現該產品屬於虛假獸葯,便與銷售該產品的某電商平台商家「博瑞動保」客服溝通,客服承認該產品無備案。

這款疫苗在該店鋪銷量為516件,評論176條。記者注意到,除部分消費者質疑運輸問題外,有不少網友在評論中稱,狗狗使用疫苗后發生死亡。

記者注意到,該疫苗包裝簡單,但盒身卻印製了防偽包裝特點說明,以及極為簡單的注射用法等。並寫明由長春遠東生物工程研究所、成都遠星生物研究所研製,地址則為:長春市寬城區長嶺街2號。

該判決還指明:在農業部獸醫局及自治區農業廳的函中,表述標稱中國長春遠東生物工程研究所和中國成都遠星生物工程研究所未取得獸葯生產許可,其生產的五聯弱毒凍干疫苗(組織培養犬用,標稱批號:生科管(獸)字1999第002號)未取得獸葯產品批准文號。

顯然,這份權威證明沒能斷絕假疫苗的生路。標稱上述兩家幽靈研究所研製的多種疫苗產品,依然活躍在獸葯市場上。2011年,有關部門曾公布一份「假獸藥名單」,長春遠東再次上榜,原因是「無此企業」。

「這麼明顯的假藥,怎麼就登上了電商平台?」張先生感到困惑。

裁判文書顯示,2007年,山東魚台縣一位養殖戶,給60隻貉注射了上述研究所研製的高免血清后,54隻貉先後死亡。為此,養殖戶將銷售該款疫苗的銷售方起訴。

經與當地商戶、街道辦、物業等多方詢問,確定該區域並無長春遠東生物工程研究所,更沒有任何類似研究機構或企業。相反,幾乎每個受訪者,都向記者提及上述日軍100細菌部隊舊址問題。

「那個過去是日軍細菌部門的舊址,當時(侵華時期)對外稱是養馬廠,但實際就是100細菌部隊的地方。十幾年前,附近有過一個疫苗廠子,但早就搬走了,而且名稱也不是你說的這個。」當地居民稱。

有動物疫病防控專家撰文指出,電商平台對避免假獸葯流向市場負有重要責任。獸葯屬於特殊商品,須獲得許可才能經營,應實行電商營銷專營化管理,規範獸葯的電商營銷渠道。電商平台要對賣家入駐進行嚴格的資質審核,包括查驗獸葯經營許可證,獸葯經營實體店鋪圖片,嚴把平台准入關。

「作為一款藥品,包裝盒內外,居然只有廠家名稱和地址,沒有任何聯繫方式,電話號碼、說明書,啥都沒有。幸虧認真看了下,不然這用了,害死狗,你都不知道找誰追責。」張先生說,這要是出了問題,去哪兒聯繫廠家都是問題。

200多人拼單購買的犬類疫苗,竟然是「三無」產品,不少網友留言稱已造成狗狗死亡。按照疫苗標出的廠址,《中國經營報(博客,微博)》記者在長春實地探訪,並未發現相關企業,當地群眾則稱,該地原為侵華日軍細菌部隊舊址。

按照相關規定,疫苗往往應在低溫條件下保存和運輸,且不同種類疫苗所需的溫度控制範圍不同。但張先生稱,「博瑞動保」使用的是普通快遞,僅以包裝內塞入冰袋的方式降溫,在遠程運輸中,冰袋還能否起到為疫苗持續降溫作用?不少買家也表示類似質疑。

而「天眼查」顯示,長春市遠東生物工程研究所成立於1998年12月。2003年12月,該機構註銷。成都遠星生物工程研究所成立於2000年7月,2005年4月後,經營狀態為吊銷、未註銷。這意味着,這兩家機構早已不存在。

公開信息顯示,上述標稱長春、成都兩家幽靈機構生產的犬用疫苗,早年曾多次造成動物死亡事故,2018年還造成8隻名貴美國狗隻死亡,並被當地畜牧主管部門通報。但是,一再的死亡事件,一次次的通報,似乎根本無法讓這些疫苗退出市場。

為此,左居勇將藥品銷售方告上法庭,法院一審判決銷售方賠償損失。后被告提起上訴,但二審維持原判。二審判決書載明:「組織培養犬類用五聯弱毒凍干疫苗」標稱系中國長春遠東生物工程研究所、中國成都遠星生物工程研究所研製,但在來賓市水產畜牧獸醫局的復函中表述經查詢國家獸醫基礎信息查詢系統,該系統中無前述兩家研究所相關信息。

  这款问题犬用疫苗,销售量已达222件。

記者注意到,早在2007年,山東一位養殖戶給60隻貉注射高免血清后,54隻貉先後死亡,所用血清即來自上述兩研究所,且所用血清被認定為假獸葯。但12年後,兩機構依然在網店持續「詐屍」。

標稱「長春遠東」的另一款狗隻疫苗,銷售500多件,多人評價稱造成狗狗死亡。

(判決書網址:http://www.lawxp.com/case/c286658.html)

借用日軍細菌部隊舊址,已經足夠荒誕。但更荒誕的是,一起12年前的疫苗致死事件,更早已將上述疫苗及兩家幽靈研究所曝光,山東相關部門也早就出具過明確結論。

根據有關要求,在網店經營獸葯,必須具備獸葯經營許可證,並在當地畜牧部門辦理備案。截至發稿,該網店未回復是否具有相關資質。

但幽靈機構依舊「存在」。2018年,廣西來賓一位養狗愛好者左居勇養了10條美國比特犬,在使用標稱長春遠東和成都遠星的「犬用五聯弱毒冰干疫苗」后,10條狗死了8條,損失高達6萬余元。

業內人士介紹,血清屬於生物製劑,生產、運輸、儲存均有很高的要求。也因此,國家採取嚴格的審批、備案制度,以嚴格檢測整個流程,並防止環節中出現安全問題。但網店此舉,明顯讓這種監管被空置。

而記者近日在長春探訪發現,寬城區長嶺街並無任何研究機構、生產企業。這條幾百米長的街道,西頭是一片極為破舊的棚戶區,東頭則是「台北華郡」住宅小區。不過,經與附近居住多年的居民確認,該街道編號由東自西,目前東頭被圈起的大片空地,應該是2號所在。

小藥瓶標籤邊緣寫有假冒的「生產批號」。(張先生供圖)

16家網店在售「致死疫苗」搜索「犬用六聯高免血清」,僅在某電商平台即可搜到16個在售商家,且均為同一款產品。張先生所選商家「博瑞動保」,其店鋪內另一款「七聯弱毒凍干疫苗」,也在商品名稱中標着「長春遠東」。

楊傑隨即將該情形舉報到某電商平台客服。「僅僅過去三天,這款產品繼續上架售賣。聯繫某電商平台,某電商平台告知因為商家辱罵本人,所以給予處罰三天下架。現在下架完成產品自然正常銷售,我反覆告知某電商平台對方是在售假,某電商平台說即日解決,將近兩個月過去了,平台對此事不了了之。」楊傑在投訴帖中稱。

彼時,山東省畜牧辦公室曾出具證明稱:標稱「中國長春遠東生物工程研究所、中國成都遠星生物工程研究所」研製的組織培養犬用七聯弱毒凍干疫苗,批准文號:生科管(獸)字〔2004〕第×××號,經調查查證無此獸用生物物品生產企業,該疫苗為假獸葯。

「疫苗安全,事關重大。犬用疫苗,也關係到主人和公共安全。」張先生認為,電商平台放任這類犬用疫苗銷售,是在挑戰廣大愛狗人士的底線,也是在挑戰監管部門。他希望通過這次網購經歷,提醒廣大愛狗人士,即使再忙,也千萬不要購買、使用不合格的犬用疫苗,給寵物和家人帶來安全風險。

對於這類幽靈機構的疫苗,消費者也曾在平台多次投訴,並稱藥品造成狗隻死亡。但某電商平台對此又是怎麼處理的呢?

今日关键词:年薪最高50万